蓬莱| 布拖| 鸡西| 浦城| 察布查尔| 徽州| 巴马| 弥渡| 郏县| 大竹| 金昌| 琼结| 延川| 额敏| 古浪| 泾县| 碌曲| 通道| 乌恰| 绥德| 桦川| 博罗| 澳门| 丹东| 榕江| 丹棱| 黔西| 蓬安| 宣化区| 永新| 崇州| 宜川| 新密| 瑞金| 南浔| 台南县| 息烽| 鹿邑| 达孜| 宁津| 宣汉| 峨山| 正定| 株洲市| 芦山| 通海| 灵台| 句容| 临西| 怀安| 弓长岭| 景东| 崇阳| 乌什| 进贤| 昌平| 金湖| 屏边| 八达岭| 铜陵市| 广德| 耒阳| 禹城| 武邑| 射阳| 黄平| 额敏| 赤城| 犍为| 汉寿| 涿鹿| 新荣| 坊子| 屏东| 汪清| 长白| 高县| 海安| 华亭| 共和| 郏县| 措勤| 新野| 南昌县| 渭源| 芦山| 东台| 略阳| 武邑| 新竹市| 邻水| 托里| 新安| 诏安| 庐江| 岚皋| 昌都| 包头| 共和| 长岭| 铜鼓| 前郭尔罗斯| 德惠| 任丘| 宝安| 马边| 白城| 海晏| 台中市| 彬县| 叙永| 永和| 宝丰| 靖安| 谷城| 阳高| 平原| 丹阳| 宣化区| 南江| 班戈| 武安| 云浮| 阜新市| 浏阳| 宁国| 秀山| 察布查尔| 黄冈| 措勤| 临汾| 垦利| 大名| 铁山港| 衢江| 定陶| 前郭尔罗斯| 辽中| 铁岭县| 甘德| 都兰| 绩溪| 景县| 石狮| 厦门| 南城| 酒泉| 兰溪| 大英| 祁连| 博罗| 平原| 阿合奇| 平湖| 常德| 大石桥| 薛城| 镇坪| 奉新| 湟中| 广丰| 黄冈| 固原| 阳高| 尼木| 利津| 吴中| 赫章| 乌马河| 朗县| 三穗| 新疆| 丹徒| 晋江| 江安| 和布克塞尔| 大连| 富川| 三原| 赫章| 大厂| 彭泽| 大石桥| 淄博| 民和| 禹城| 西昌| 岱岳| 瑞安| 岐山| 牟定| 琼山| 万安| 临泉| 济源| 昌图| 玉屏| 深州| 灵宝| 烈山| 甘孜| 献县| 阳西| 贡山| 屏南| 太仆寺旗| 监利| 九江县| 三明| 镇巴| 巍山| 曾母暗沙| 东营| 遵义县| 滴道| 蔚县| 商洛| 津市| 营山| 乌鲁木齐| 名山| 察布查尔| 曲江| 维西| 杭锦旗| 普定| 信丰| 北宁| 扬州| 新平| 麻阳| 甘孜| 安丘| 宜宾县| 曲靖| 朝阳县| 碾子山| 新邱| 民丰| 抚顺县| 濉溪| 肇庆| 费县| 南汇| 广西| 东明| 漳平| 紫云| 峨眉山| 巴东| 晴隆| 溧水| 湘乡| 东山| 南汇| 松桃| 麟游| 梓潼| 乐平| 浦东新区| 淄川| 丰宁| 长子| 临武|

登封市文联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走进禅心居

标签:波折 万善镇

2018-3-13 11:18| 发布者: 登封市文联| 查看: 336| 评论: 0

摘要: □ 嵩山燕子我的梦里,荷花开的热热闹闹,之所以做这样的梦,是因为爱莲说。周敦颐把莲花写得那么好,顾影自怜的荷花,自开自赏的荷花。为了追逐这样的梦,我一直想象荷花的模样。后来,读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,原来 ...


□ 嵩山燕子

我的梦里,荷花开的热热闹闹,之所以做这样的梦,是因为爱莲说。周敦颐把莲花写得那么好,顾影自怜的荷花,自开自赏的荷花。为了追逐这样的梦,我一直想象荷花的模样。后来,读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,原来在文人的眼里,荷花那么美。我还记得自己年轻时对荷花的热情,骑着自行车跑到黄河边上,日行一百多公里,只为荷花嫣然一笑。尽管那么爱荷花,但我却无法与荷花朝夕相处。登封缺水,荷花若养在小盆里,便失去了味道。三年前,因为大禹文化,认识了一位搞建筑的朋友。我给他介绍了几处有特色的建筑,他也介绍了少林水库边上正在修建的禅心居。那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,只是看到正在建造的老房子,一些小水池已初具雏形,飘着几片睡莲的叶子。那时,我想起了南方,想起了长沙,教室的门前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小池塘,飘着一朵朵粉红色的睡莲。校园里还有个很大的池塘,曲栏回廊,田田的荷叶把周围都染成了绿色。沿着石阶上去,水流从门口的石上流下来,有清泉石上流的感觉,但意境还没有完全达到。在这个秋日的上午,我正在家里寻思着我的“遇见”,因为和朋友谈了很多的“遇见”故事,所以,醒时、梦里,都是这个主题。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邀我喝茶,而且是到禅心居。因之前提过,所以我几乎没有犹豫,便欢快的应下了。两个朋友开了车早早等在了我家巷子口,因早说了要送朋友一款茶,所以,我找出零六年的一款野生普洱,急匆匆地到了巷子口。和朋友打过招呼后,就一路疾驰,奔赴禅心居。

阳光还是当年的阳光,池塘还是当年池塘。水面上睡莲的叶子如一个个小小的碧玉碟子,有几朵莲花点缀其中。池塘的边上,有一丛丛的芦苇,正午的阳光骄傲地照着这些发亮的绿和那些各种颜色的莲花,透着一种自然的禅味。拾阶而上,有几只鸭子从隐身的芦苇中探出头,在芦苇丛间抖擞着翅膀。我急忙抬起手挡住脸,怕这个鸭子别致的欢迎,会把水抖到我的身上。很快,我便悟出来,离得这么远?怎么可能,便忍不住在心里偷笑起来。池塘很小,但就是这一方小天地里,鸭子、睡莲、芦苇,噢,还有几丛金钱草和和乐乐地在一起,这就是生活啊,这就是一方世界啊!我在心里感叹着,循着记忆,往高处走。

还未走到最高处院子的门口,便听到了清扬的水声,抬起头,高高的荷叶一片片被茎举起来,使劲地向着天空生长。顺着荷的底部,水流从石头上滑下来,相互撞击,演奏着一曲石上流水。水流的时间长了,居然有了苔痕上阶绿的味道,水顺着柔柔的青苔淌下来,使我忍不住想起了草色入帘青的韵致。

跟随着朋友来到茶室,简单的茶具,并不十分齐全,一张大案子,上面有笔墨纸砚。朋友顺手铺开纸,向我讨字,我惭愧地摇摇头,要知道,我现在的字还不如我的女儿,如何敢执笔?其实这一切都怪我自己。那天因为要参加市里的一个硬笔书法比赛,当时顺手写了几张字,让朋友看一下哪一张好?结果朋友当时要向我要字,我也是应了的。可当时应的是硬笔,可不是软笔啊?我微笑着避到茶台前,看着另一位朋友拿着紫砂壶要泡茶。他询问我们喝什么?我看着他拿着龙井要往壶里放,多事的我马上出场制止了。我在心里叹口气,禅心居里,我居然没有一点禅味了。朋友笑着让我泡茶给大家喝,我便坐了过去。很长时间没有给其他人泡过茶了,去外面喝茶也老是人家泡什么喝什么,可能这些年少了张扬,多了随意吧!我顺手拿起龙井,直接投到公道杯里。我想再找一个公道杯,眼睛转了一圈却没有找到,只能抱歉地跟朋友说:“凑合着吧,这个茶也有点走色走味了!”茶是特别一般的茶,但透过我右手边的落地玻璃,院子里的一丛竹子正在秋风里舞蹈。很温馨的一个小院子,小桃红随意地开着,几束狗尾巴草闲散地招摇着,一切都那么自然。攀着玻璃窗而上的绿萝映绿了整个屋子,阳光把绿萝的影子投下来,我的心也绿了。就这样静静地冲泡着茶,茶入了口,我却感受不到茶的味道,从心底滋生的是一种别样的安静。

轻飘飘的时光,在茶叶的浮沉间缓缓地挪移着,转眼已经到了中午,朋友说在这里的餐厅吃饭。和朋友一起到了餐厅里,已经有许多习武的学生正在就餐,但是很安静,并没有嘈杂的声音。一个女孩子冲我笑,然后问我:“是可儿姐姐吗?”女孩子笑的很甜,笑可是会传染的哟,我也笑了,尽管摇着头。女孩子意识到认错人了,笑里有一种别样的婉约。我忽然想起了我的“遇见”,其时,人生何处不相逢,人生时时都在遇见啊!我冲她笑着,然后坐在餐桌前等待。很快,素饺子出锅了。不同于我们平时的吃法,厨师直接把饺子倒进一个大餐盘里,大家用铲子往碗里铲着吃。味道很好!吃了一个饺子,我在心里感叹着。但接下来的一幕幕让我有点惊诧,每一个吃完饭的学生都会双手合十向我们行礼。接下来,我还会遇见什么呢?

返程路上,我感慨着今天短短两个小时的遇见,我遇见的是前世今生吗?如果说确切一点,应该是前世和当下,昨日种种,便是前世,当下此时,便是今生。我这么多年到底在追逐什么呢?我已经放下了名利,但其他的却未能放下。我渴求着一种如萤火的温暖,我盼望着如清风明月的心境,学着放下其他的一切,但我做不到,甚至我已经不知何为对,何为错了。

秋声入耳,不一样的风声,不一样的蝉鸣,不一样的虫声,甚至还有一个不一样的我。有多久没有反省反思过了?难道我真的已经成为一只温水里的青蛙吗?离梦想越来越远了吗?不,应该不是这样!我想起了猫,想起了猫咖,想起了很多很多所谓的前世。我要对自己说抱歉吗?不,随心吧,随缘吧!不再去强求什么,执着什么,这一颗弱弱的心弱弱地跳出来,看世界,看风云,看过往和未来,直至遇见最好的自己。

上一篇:养花三部曲下一篇:秋饮菊花酒

最新评论